夜间模式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BoonKiong.com2024™

      走好人生路、唱好人生这首歌。
人气 30

第307章 大动荡,阿蔹妹妹有一箱

文強已获得官方认证 2024-1-3 13:39


作者: 一路烦花


  “不是偏头痛?”任家薇是听说过悬康是有真本领的,她有些紧张:“他吃了十多年的止疼药物了。”

  纪绍荣低眸看着手腕,没出声,只是在思考。

  何志伟安抚了任家薇一句,继续询问纪邵荣什么时候开始发病的。

  中医的偏头痛又分肝经外经不通。

  但纪绍荣的脉象并不浮缓,脉紧无汗。

  “将近二十年了……”纪绍荣回忆以前的事。

  当初纪任家薇车祸惊吓早产,他本就为了任家薇的生产日期一直加班,精神紧绷还没到医院就晕倒在路上,还好那时有周秘书在,将一切安排妥当。

  何志伟听完,思索片刻,“纪先生,您去一趟湘城医院,让刘医生带你做一下检查。”

  两人走后,何志伟才拿出手机,拨打白蔹的电话。

  是关机状态。

  何志伟想起来白蔹今天要跟学校一起出国,他就给刘医生和白蔹各自发过去微信留言。

  **

  任家薇跟纪绍荣抽完血去纪衡那里。

  任谦去了江京,纪绍荣没去,只给任晚萱打过去电话,纪家的传统每年过年都要拜过树神。

  纪家的院子。

  任家薇穿着简单的上衣,米色休闲裤,气场极强,成功女强人的状态。

  倒是她身边的纪绍荣,沉默寡言,身上淡淡的儒雅之气,很像纪衡。

  “慕小姐。”任家薇大方的同慕以柠握手。

  榕树下,慕昭昨晚回去苦苦补习了五子棋,今天一来就跟姜鹤再战。

  姜鹤穿着白色小衬衫,领口是古法领结,一副面无表情地绅士样,只伸手,毫不留情地落下黑子。

  慕昭:“……”

  他从来湘城的那一天开始,就没赢过面前这小孩。

  纪衡从厨房出来看见了,拍拍姜鹤的肩膀,“别欺负客人,”然后又看着一脸怀疑人生的慕昭,“他就这样,小宁他们都下不过,你别想太多。”

  姜鹤这小孩,除了白蔹跟姜附离,没人能治得了他。

  吃完饭后,慕以柠几人要回江京。

  慕家还有一大批事,慕以柠不能留太久。

  纪家人送他们去青水街,上车之后,楼管家才开口,“任小姐的父母,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。”

  实际上,任晚萱回家后,慕以柠跟楼管家对她的好感度不高,楼管家一开始也不喜欢沈清的,但这接近一年的相处,沈清虽市侩,但性情却真。

  任晚萱完全不一样,她看不起沈清纪衡,又崇尚上流社会。

  骄傲自负。

  与纪衡白蔹他们的性格相差很大,这俩人多少都是有点内敛的气质。

  楼管家原以为她多少带点父母的性格,今天一见,又觉得奇怪。

  几人说着话,却发现慕昭十分沉默。

  “慕昭少爷,您怎么了?”驾驶座的小杰发现副驾驶的少爷今天有点不对劲。

  楼管家跟慕以柠听到,都向副驾驶看过去。

  “啊……”慕昭低头在看五子棋阵法,后视镜里绿化带从眼前飘过,他回过神,“没什么。”

  只是作为江大的一名学生,他多少有点受打击。

  **

  飞机上。

  白蔹跟江大的一群学生坐在一起,这次参加夏令营的不仅有大一新生,还有大二大三,以及部分研究生与博士生。

  加起来接近五十人的大队。

  飞机上除了旅客外,大半都是江大的学生。

  白蔹跟许知月还有另外一个大三的学姐坐在同一排,许知月向来社恐,白蔹就坐在中间,让许知月坐里面。

  学姐叫时若兰,是这群学生里,为所不多的女生。

  “你本人比照片上好看多了,”时若兰显然早就听说过白蔹,一看到她就笑,“这次就我们几个女生,孟主任让我多照应照应伱俩。学妹,我去过夏令营,放心,我一定好好照顾好你们,有什么问题尽管来问我。”

  飞机上不冷,白蔹穿着的是白色对襟上衣,下面是黑金马面,懒散靠着椅背,眉眼垂着,睫毛在她眼睑投下温和的阴影,“谢谢学姐。”

  她放下桌板,将电脑放拿出来放在上面。

  打开。

  “哎,学妹,你知道这次带我们去夏令营的老师,除了孟主任还有谁吗?”时若兰跟白蔹说了几句夏令营的事,然后神秘兮兮地低头。

  孟主任是这次负责带队的老师。

  “……谁?”今天早上姜附离跟她一起去机场,白蔹基本上就猜到了。

  但还是配合着时若兰。

  “就,江大的两院,你知道吧,”时若兰见白蔹感兴趣,压低声音:“除了马院士的量子研究院,还有一个航天与暗物质研究院,听说这次我们的带队人,就是那位……”

  白蔹指尖按上电脑,打开视频软件,播放她提前下载的电影。

  时若兰说,她就听着,还分了一只耳机给时若兰。

  十几个小时的飞机。

  天空变黑的时候,飞机上的人基本上都睡着了,白蔹去洗手间。

  洗完手出来时,狭小的过道内,多了个人。

  他正低头慢条斯理地把袖口卷上去,穿着银灰色的缎面衬衫,矜贵又冷淡的模样,与这狭小的空间的格格不入。

  听到开门声,他抬了头。

  过道上没什么灯,前面就是头等舱,被一道白色门帘隔开。

  “要不要去我那边休息一会?”姜附离矜贵惯了的,他不喜与人挨着坐,也不喜吵闹,他伸手揽住她,声音压得低,“独立空间,位置比较大一点。”

  白蔹他们毕竟是学生,这次交流机会也难得。

  姜附离没怎么插手唐铭他们的交友。

  “不用,”白蔹没姜公子这么骄矜,什么环境下都能适应,感觉到有声音要过来,她拍拍姜附离的手背示意他放手,“有人过来了。”

  姜附离松开手,将一张新的手机卡塞到她手里,“等会装上。”

  面色难免就冷了些许,淡色的眸子不由自主地落到门帘处。

  孟主任一撩开门帘就感觉到是手背上有细密的鸡皮疙瘩起来,一阵冷意让他不由打了个寒战。

  定睛一看,正巧看到姜附离那一张冷清淡漠的脸庞。

  再看到走过来的白蔹,孟主任打了个激灵,先让白蔹走到他身后,才开口:“姜少,您先请。”

  孟主任是江大的教务处的主任。

  这次的五十个学生都是江大的未来,他几乎每个人都认识,尤其是白蔹宁肖这种出挑的学生,看到这一幕他以为是白蔹惊动到姜附离,连忙带白蔹离开。

  等门帘隔开两个舱位,孟主任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  “没吓到你吧?”他压低往自己座位上走,偏头低声跟白蔹说话。

  白蔹摇头:“没。”

  “那就好,”孟主任见白蔹依旧一副从容姿态,放心了,“刚刚是带队的另外一位老师,后续有问题……”

  他纠结片刻,“有问题找我,或者找时同学。”

  等白蔹走到座位上坐好,孟主任才擦擦额头上的虚汗。

  回头看向门帘处,这位姜少爷果然跟传闻中一样,这次带队也不知道有没有学生敢问他什么问题。

  **

  飞机直接到达异国机场。

  白蔹下了飞机,就拿出手机,打开看了眼,刚刚在飞机上她就重新装了一张这边的手机卡。

  开了这边的流量,先给纪衡打视频报平安。

  视频那头,纪衡那已经是晚上了,纪绍荣还没走,拿着没洗好的碗跟白蔹打招呼,“新年快乐,你这是在M国?”

  他一眼就认出了白蔹的机场背景。

  “新年快乐,”白蔹也改了口,十分有礼貌,“二舅。”

  这还是白蔹第一次称自己为二舅,纪绍荣愣了下,向来没什么表情的脸缓和不少,声音都变得柔了,“新年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礼物,等你外公到了江京,我让他带给你。”

  白蔹不缺什么,便摇头。

  视频内,纪绍荣略微思忖片刻,没再询问白蔹,而是将手机递给望眼欲穿的姜鹤。

  “学妹,这是随身wifi……”在等行李的时若兰拿着从孟主任那里领的旅游WiFi,过来就看到白蔹在打视频,“你开了漫游?”

  “没,”白蔹跟姜鹤说了一声,挂断视频,向胡悦解释,“我用的当地手机卡。”

  当地手机卡?

  这要在当地才能办的,时若兰来过一次,都没有专门办卡,看到白蔹手里的电话卡,以为她前不久来这里旅游过,也没多问,“行,要用wifi的话,直接连就行。”

  她把密码展示给白蔹看。

  几个人到了夏令营。

  为期一个月,每个学生都住在这里的临时宿舍,男女分开,基本上三四个人一间。

  白蔹东西带的不多,只有日常换洗衣服与一件黑色斗篷。

  到达宿舍也没去外面玩,而是拿出手机,刷app上的题目。  

  预备营的app到挑战题库,基本上就是过关斩将,每一题都很有意思,要用特殊方法才能解,但给的积分也十分大方。

  解题思路越简洁,分数给的也就越多。

  白蔹这次遇到的就是一道六阶函数题,硬解也能解,她直接将未知数用一个巧妙的换元,解题思路瞬间就清晰了。

  答案拍照提交上去。

  这种答案,要经过审核才会给出积分。

  白蔹发完之后,就翻到姜附离的消息,他下飞机就来这里开会,现在会议还没结束,让她先吃。

  白蔹回了个数字,又看到另外一条消息。

  是刘医生发的图片。

  很多化学药物物跟专业名词。

  白蔹看过去一眼,就直接给杨琳发过去。

  国内现在已经接近晚上十二点了,杨琳还没回宿舍,她在路上看到就给白蔹会过去电话,“神经性毒素,摄入一定剂量的药剂就会使横纹肌不收缩,影响呼吸运动,机体长时间缺氧会损伤脑细胞,也会造成记忆损伤。”

  白蔹想起许恩的症状,与杨琳所述无二。

  好在当时抢救及时,没造成什么不可逆损伤。

  这是许恩的症状,那纪绍荣呢?

  白蔹回想着何志伟转述纪绍荣的话,她挂断电话,给毛坤发过去一条消息——

  【找机会,拿根小七的头发】

  **

  与此同时。

  国内。

  江大。

  负责审核预备营的人临睡之前,被同事一个电话打醒,“教授,刚刚ai审核出来一个结果,我觉得有必要跟您说一声。”

  “什么结果?”负责人套上外套,疑惑地来到书房,打开预备营的后台。

  查看。

  后台标星的一份审核上,是白蔹刚刚提交上来的答案。

  他愣了一下,然后戴上眼镜,拿出笔演算白蔹的计算过程,实际上这道题不算史上难题,但这个换元实在是太令人惊艳了。

  算完之后,跟标准答案差不多。

  他给了双倍积分。

  分数打出去之后,排行榜上那位白捡的积分瞬间就变了,超越马院士,成为14178952。

  有人是天生适合数学的,马院士现在年纪大了,思路没有年轻时那么活跃,他现在专心量子力学,很多巧妙方式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想。

  他也没有必要用这些来证明自己,也懒得在这上面花精力。

  但一些年轻人,比如姜西珏贺文就需要用这些。

  姜西珏早在两年前就超越马院士的积分,当时也惊动了一批人。

  而现在,又出现一个超越马院士,成为新的NO3,即便国内时间已经接近夜间十二点,依旧有不少人被惊动。

  高家。

  高奕放下茶杯,这个年高家都被收拾了一顿。

  现在姜附离出国,他才敢蹿出来,“这个白捡,还没找出来这个人是谁吗?”

  “没有。”秘书低头。

  “废物!”高奕站起来,在书房内走来走去,“务必给我找这个人的消息,不管用什么方式跟什么手段!”

  现在榜上有名的人都在姜附离的团队,要不就是马院士的人。

  科研团队,也需要实际科研成果跟面门支撑,科研成果高奕也没怎么拿的出来,至于支撑的门面,他们迄今为止也只有一个用论文堆出来的高珈宸。

  还是业内大部分教授都心里有数的“水博”。

  外面不知情的人会被高家的宣传迷惑,现在高家急切需要一位能镇住场子的人。

  很显然,这位横空出世的“白捡”很符合。

  **

  一个小时后。

  白蔹在培训营的食堂吃饭,宁肖唐铭他们早就在食堂里面打好了饭,时若兰跟白蔹许知月两人一起。

  这边跟国内有时差,吃的是晚饭。

  吃饭时,时若兰一直对这群学弟学妹们介绍这次的冬季夏令营。

  “各大教授的演讲,里面有很多东西你们可能会听不懂,记得有必要可以录音……”时若兰一边吃饭,一边讲解,一边刷着手机。

  这些学霸们一心几用都十分得心应手。

  不知刷到了什么,时若兰手中的筷子掉下来。

  对面,对国外一切都好奇对丁问洋抬头,“学姐,你没事吧?”

  “妈呀,”时若兰回过神,抬头看桌子上的人,“你们都有预备营app吧,快看!出大新闻了!”

  丁问洋几人都有app。

  除了白蔹之外,所有人都拿出手机低头查看。

  丁问洋一点进去,就看到公屏上在刷着话——

  【不愧是我捡神!】

  【靠靠靠我知道捡神能刷到前十,我没想到会刷这么高!】

  【……】

  丁问洋伸手,点开总排名。

  一眼就看到了——

  NO1.L 99999999

  NO2.姜西珏15799159

  NO3.白捡14178952

  ……

  丁问洋震惊中,听到旁边唐铭小声开口,“终于第三了啊。”

  **

  前十,或许没人注意。

  但第三,即将追上姜西珏,惊动的人就多了。

  翌日一大早。

  许家。

  “白捡,”许决明低头看这个名字,喝了一口茶,将茶杯撤下去,“江大那边怎么说?”

  “老师那边我打听过,没消息,”许锦意坐在圆桌上,手里拿起一块糕点,“这个人,身份等级机密很高。”

  学校里那批人,不少人身份都是保密状态。

  这个白捡身份被保密了,也让人不觉得意外。

  “再过去打听,陈家那边也探听一下,”许决明脸色不太好,“不能让许南璟他们成为一言堂,周副院那怎么说?”

  “他婉拒三回了,”许晋在一旁开口,“不过今天他跟总后部的人有一场饭局。”

  “总后部?”许决明抬头。

  “高家这次总后部要换下一个人,”许晋微微抬头,低声跟许决明说话,“我们许家有一个人似乎在备选名单。”

  许决明站起来,“谁?”

  “许河。”

  许决明手撑着桌子,半晌后,“我们去找高家。”

  **

  另一边。

  许南璟、陈北璇、姜西珏跟陈永坤几人,年后难得聚集在一起吃饭。

  这次少了明东珩。

  明东珩随同姜附离去国外了。

  饭桌上,陈北璇将一把枪插到膝盖的枪套上,随手拿着皮筋将头发扎起,“他运气真好。”

  去哪儿姜附离都带着,运气可不是一般好。

  “陈路平最近被重新启用了?”姜西珏看向陈北璇,询问陈路平这事。

  陈北璇将腿一翘,“你知道余虹漪是东武的人,她师兄跟黑水街的人熟,陈家现在想要跟王又锋谈判,她帮忙牵了线。那位周教授,你们几个帮我约一下。”

  姜西珏依旧温文尔雅,“这事儿你得请姜公子,我们没这能力。”

  许南璟不太清楚,抬头,“哪位周教授?”

  陈北璇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解释:“江大物理系的副院长,因为一个项目刚提拔上来,上个月短短三天内能收集30斤钯,正好又是道森家族人来江京的时间段,这周副院长不简单。”

  “钯?”许南璟疑惑,上次明东珩给的打击太大,“你确定是钯?这金属材料也很难收集?”

  陈北璇瞥他一眼,懒得理会。

  陈局向许南璟解释,“提纯很麻烦,国内没这么多储备,都用在军工,他能短时间拿到,说明背后渠道不简单。”

  许南璟耸肩,“阿蔹妹妹阳台有一大箱。”

    
   
  (本章完)




上一篇:第306章 悔不当初的王鑫,纪家人的秘密
下一篇:第308章 姜哥:人我带走了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23-7-25 17:56
  • 签到天数: 24 天

    连续签到: 23 天

    [LV.4]偶尔看看III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您还未登录

    随手拍~~:

    热门推荐~~:

    Instagram 播放器代码...

    首先進入後台 → 界面 → 编辑器设置 →Discuz! 代码 新增一个 ig 的“标签”,然后点击“详 ...

    2023年谷歌浏览器依然能够使用Flash的方法...

    1、首先需要安装 Clean Flash Player:[/colorT] 下载解压后鼠标右键“以管理员身份运行”Clean Fla ...

    论坛表情分享...

    1、洋葱头 ...

    Discuz! 相关帖子功能修改随机显示不依赖标...

    打开 sourcemoduleforumforum_viewthread.php 文件,查找: [mw_shl_code=css,true] if($post[ ...

    Discuz! X3.5 手机版 logo 的路径...

    打开以下的模板文件,搜索 logo_m.svg 1.template/default/touch/portal/index.htm 2.template/def ...

    热度会员~~:

    文強bkboonkiongadminTaChuaekin小白龙cockli无名ku510無名inception

    免责声明~~:


    本站内容来源于合作伙伴及网络搜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侵犯版权,请立刻和本站联系,我们将在三个工作日内予以改正。
    Email:hsbk@hotmail.com

    手机App~~:

    服务与条款|隐私政策|免责声明|手机版|友链申请|小黑屋|网站地图| 文强阁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5|© 2001-2024 Discuz! Team. |距离劳动节还有: